<output id="lt3d9"><delect id="lt3d9"></delect></output>

<p id="lt3d9"><delect id="lt3d9"></delect></p>
<pre id="lt3d9"><output id="lt3d9"></output></pre>

<pre id="lt3d9"></pre>
<pre id="lt3d9"><output id="lt3d9"></output></pre>

<pre id="lt3d9"><output id="lt3d9"><delect id="lt3d9"></delect></output></pre>

<address id="lt3d9"><p id="lt3d9"><delect id="lt3d9"></delect></p></address><pre id="lt3d9"></pre>

<pre id="lt3d9"></pre>

<p id="lt3d9"></p>

<noframes id="lt3d9">

<pre id="lt3d9"><delect id="lt3d9"><menuitem id="lt3d9"></menuitem></delect></pre>

<p id="lt3d9"><output id="lt3d9"><menuitem id="lt3d9"></menuitem></output></p><pre id="lt3d9"></pre>

<output id="lt3d9"><output id="lt3d9"></output></output>
<output id="lt3d9"><output id="lt3d9"></output></output>

<pre id="lt3d9"><delect id="lt3d9"><menuitem id="lt3d9"></menuitem></delect></pre>
<p id="lt3d9"><output id="lt3d9"></output></p><pre id="lt3d9"></pre>
爱搞搞就_亚洲婷婷_草色青青免费公开视频_野狼论坛 华人
 
 
 
省藏協春茗暨表彰大會舉行 38位會員獲頒協會模范獎章
簡訊 1月27日下午,協會軍品專委會在廣州舉行2018年度第一次活動日
活動|“2017辛亥革命實物捐贈特展”開幕啦!
2017年5月18日是國際博物館日
又一批“寶貝”回家了——我校舉行學校文物捐贈交接儀式
 
 
 
<< 當前所在位置:第五章 華僑抗戰 >>
 
 

        1940年馬來西亞華僑抗敵后援會收據:  海外華僑具有愛國愛鄉的優良傳統,在近代史上一向大力支援國內民主革命和經濟建設。抗日戰爭時期,東南亞各地潮僑深感外敵入侵,國難當頭,祖國的興亡與他們在海外的生存發展息息相關,因而激于義憤,同仇敵愾,出錢出力,支援祖國抗戰。潮汕華僑在海外分布廣泛,人數眾多。一百多年前,他們背井離鄉,遠去異國,岐視凌辱,熱切盼望祖國早日昌盛強大,以為廣大僑胞強有力的靠山,改變“海外孤兒”的悲慘處境。1937年“七·七”事變后,日軍向中國發動大規模侵略戰爭,祖國錦繡山河受到踐踏,同胞兄弟姐妹慘遭屠殺,舊仇加新恨,促使海外僑胞更加切齒痛恨日寇,愛國熱情空前高漲。正是由于廣大僑胞具有深厚的愛國思想,堅定的抗日決心,以及廣泛的群眾基礎,因而在抗戰期間海外僑胞中,涌現了一個又一個抗日救國熱潮,持續不斷支援祖國抗戰,起到了國內人民所不能起的巨大作用。

        潮汕華僑在辛亥革命期間熱情支持孫中山開展革命工作,多有建樹,人所共知。在抗日戰爭整個過程中,潮僑對祖國的支援從未間斷,成績斐然。在全面抗戰爆發前的歷次抗日救亡運動中,潮汕華僑就有種種愛國表現。 1932年,香港潮人同鄉及海外僑商團體在十九路軍血戰上海,擊退敵軍的鼓舞下,踴躍捐款捐物,委托潮州旅滬同鄉會慰勞愛國戰士。泰國中華總商會代表愛國僑胞電告上海總商會:“本會即請當地政府,允準公開向華僑募捐,惟幾經轉折,近始口頭答復,須由上海紅十字會致電暹羅紅十字會,方許進行。”可見泰國華僑雖然募款有困難, 但還是想方設法沖破阻力,捐款支持十九路軍。愛國華僑陳景川曾捐助五千元,由潮州旅滬同鄉會救國委員會“逕送前方”,支援愛國官兵。 當時泰國各家報紙“每天爭出號外”,報導十九路軍淞滬殺敵消息,“雖只有寥寥幾條電訊,亦大受讀者歡迎”。

        令人感動的是,“一·二八”淞滬戰事發生時,正在上海養病的潮僑富商林義順,連續向新加坡華僑發出十幾份電報,呼吁華僑各界奮起救國,火速匯款接援十九路軍。到1935年,國民黨政府媚日賣國,僑情激憤,林義順當時已經臥病不起,仍是關心國家民族存亡,數度致電南京國民黨政府,促請抗戰圖存,不能對日本抱有幻想。以上事實說明,海外潮僑在二三十年代國內日益高漲的愛國運動的推動下,積極支援祖國的局部抗戰和救亡運動,充分反映了他們團結愛國,抗日救亡的強烈愿望。到1937年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包括潮僑在內的海外愛國僑胞,掀起了規模空前的愛國高潮,從各個方面給予祖國抗戰更大的支持和援助。“七·七”事變發生后,海外華僑在抗日愛國的旗幟下,出現了空前團結的喜人形勢,一個顯著的變化是各種社團均以民族利益為重,消除隔閡,加強團結,組織僑眾支援祖國抗戰。海外各地潮僑也紛紛團結在原來的宗鄉社團和新成立的救亡愛國團體周圍,在愛國僑領和中堅人物的領導下,積極參加各種抗日愛國活動。由潮人愛國僑領蟻光炎擔任主席的泰國中華總商會,以及剛剛成立不久的泰國潮州會館,是當時泰國華僑組織各個階層開展抗日救亡工作的兩個重要團體。蟻光炎號召“反抗侵略,全力救亡”,在中華總商會的發動組織下,以首都曼谷為中心,迅速掀起抗日救亡愛國熱潮。與此同時,他還派代表到東南亞各國,“與那里的華人社團進行聯絡,互通抗日救亡運動開展情況,以便步調一致,互相配合,共同為祖國的抗日救亡運動出力”。

        泰國潮汕華僑到抗戰爆發前還未有建立統一領導機構,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祖國空前危難的形勢推動了泰國潮州會館在1938年創建。建館伊始,就由陳景川、廖公圃、蟻光炎、余子亮等愛國僑領肩負起領導潮人同鄉,開展抗日救亡運動的重任。由于僑眾支持、成績突出,為日本帝國主義和泰國親日勢力所忌恨。1941年日軍侵入泰國,陳景川、廖公圃等人先后被捕入獄,直至抗戰勝利后,始獲釋放。曼谷普寧同鄉會是當時各個同鄉社團中開展抗日救亡活動比較活躍的一個愛國團體,有“紅色公會”之稱。此外,新加坡中華總商會會長陳振賢、越南西貢潮州幫長朱繼興,越南南圻中華總商會董事呂景南,在聯絡愛國僑商,團結華僑各界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為了適應抗日救國運動深入發展的需要,抗戰爆發后,在海外華僑中還組織了各種形式的愛國團體。各地潮僑紛紛參加,有的擔任過重要職務,有的還是某些愛國團體的籌建者。在泰國成立的“暹羅華僑各界抗日聯合總會”(簡稱“抗聯”),是當時一個具有廣泛群眾基礎的愛國組織,總會成立前后,潮人李華諸多出力,后又接任重要職務,許一新、吳琳曼、丘及也是“抗聯”的中堅人物。吳琳曼曾活躍于越南、柬埔寨華僑社會,從事抗日救亡工作,擔任過“南圻華僑救國總會”(簡稱“救總”)總干事長。在新加坡,潮人方君壯是愛國團體“抗戰總會”的秘書長。在馬來西亞的“抗敵后援會”,潮人彭光涵也擔任重要職務。在印尼的潮人愛國分子則相繼參加“爪哇抗日民族大同盟”和“華僑救國后援會”。西婆羅洲的“反日同盟會”,就是由潮人許宜陶秘密聯絡創建。潮人愛國僑領和骨干分子在抗日戰爭期間,對推動僑居地華僑團結抗日,支援祖國,曾起過聯絡組織和動員指導的重要作用。

        運用各種形式深入開展宣傳鼓動,是當時動員僑胞各界人士支援祖國抗戰的一項重要工作。“我們都是中國人,救國人人有責”, 這是蟻光炎動員泰國華僑積極投入抗日愛國斗爭的一個響亮口號,得到僑胞各個階層熱烈響應。愛國報刊是宣傳抗日救國的喉舌,蟻光炎、陳景川、廖公圃、鄭子彬等人斥資創辦了《中國報》和《中原報》,對宣傳抗日支援祖國,發揮了很大的作用。由僑領陳守明支持的《華僑日報》,由于版面刷新、內容豐富,“七、七事變”后,銷數突破一萬份。此外,還有《國民日報》、《真話報》等。 《真話報》一向以言論激烈,敢于說真話,因而受到僑眾的支持歡迎。該報秘密設在一位潮州老伯住處,在愛國老人的掩護下得以順利出版。越南的《全民日報》原為吳琳曼等人籌備創辦,吳任總編,負責撰寫宣傳抗日社論。馬來西亞的《抗日先鋒報》也有蔣洪等潮籍青年參加編排印刷。

        有些愛國團體還組織讀書會、報告會、以及歌詠、舞獅、潮劇演出等,向各地僑眾進行愛國宣傳。新加坡的“嶺東讀書會”,通過組織閱讀抗日書報,集結了一批愛國青年。香港的“潮僑學會”為了了解家鄉抗日救亡運動的發展情況,邀請《救亡日報》社長夏衍給潮僑青年作了題為《目前潮汕形勢》的報告。越南潮僑張易生在春節期間組織潮州樂隊到各地“走唱”。泰國的潮劇團將抗日救國的真人真事改編成劇本,搬上舞臺義演。值得指出的是,蟻先炎大力協助從祖國來泰開展宣傳活動的黃興夫人徐宗漢以及廣東省派來的宣傳人員,為他們組織座談會、舉行公開演說、并在生活上給以妥善安排照顧。僑校也是當時宣傳抗日愛國思想的重要陣地。在泰國的新民、崇實、啟明,越南的新中、南僑等學校,潮人愛國分子許宜陶、方明生、莊世平、蘇惠、王貫一等都先后在這些學校任職任教,培養出一批愛國僑生,相繼回國參加新四軍、八路軍、東江縱隊等抗日隊伍。

        打擊日本帝國主義經濟侵略,支援祖國抗日民族戰爭,是南洋華僑抗日愛國運動深入發展的一個重要標志。泰國在蟻先炎等愛國僑領領導下,一場聲勢浩大的抵制日貨運動迅速興起,同國內的偉大抗日戰爭遙相呼應。當時由中華總商會召開各同業公會大會,作出堅決抵制日貨的決定。愛國僑商紛紛響應,以實際行動查封現存日貨,拒絕售賣日貨,對不法僑商則進行“鋤奸”制裁。“暹羅華僑抗日救國鋤奸團”就是打擊奸商的一個愛國團體。在這場斗爭中,蟻光炎以身作則,帶頭走在運動的前面。“他下令自己龐大的船隊停止運輸日貨,各個火礱停止向日本出口大米,盡管自己的事業由此受到嚴重損失,但他還是以抗日大局為重,不惜犧牲自己企業的利益。”由于各個社團層層動員, 華文報紙日日宣傳,學生配合上街游行,抵制日貨運動“有如野火燎原似地擴展到每一個角落”。曼谷的叻察旺大馬路一帶, 原來是日貨最大的集散地,但由于商民都拒絕買賣日貨,變成攤販消失、冷冷清清的地方。在新加坡擔任中華總商會副會長、“國貨擴大展覽推銷會”(中華總商會籌辦)特別會董的潮人僑領楊纘文,對發動抵制日貨和倡導買賣國貨,積極推動,不遺余力。為了破壞日本在新加坡設立的工廠,一部分揭陽籍工人還發動罷工,炸毀機器。海外潮僑進行的抵制日貨斗爭,是當時抗日愛國運動的一個組成部分,直接削弱日本的經濟力量,對國內的抗日戰爭起了密切配合的作用。

        抗日戰爭爆發后,海外華僑對祖國最大的援助,是在僑胞各個階層發動大規模的捐款捐物運動。1937年8月, 新加坡召開“新馬華僑籌賑祖國傷兵難民大會”,在32名委員中,潮僑占有9人。 翌年正式成立“南洋華僑籌賑祖國難民總會”(簡稱“南僑總會”),隨后南洋各地華僑各屬各幫相繼成立大大小小的籌賑會以及其他募款團體,在“救災”、“賑濟”等名義下,開展捐獻工作。在泰國成立的“全國勸募公債暹羅分會”,由蟻先炎、陳景川、廖公圃、鄭子彬、余子亮擔任正副會長。不少愛國團體和工商學各界,也陸續成立籌賑會。教育界潮僑林玉興、許俠等人聯合醫務界愛國人士,組織了“暹羅華僑籌款賑濟祖國難民委員會”。工人組織的募款團體以“洋務工人抗日經濟后援會”規模較大。在各個愛國團體和籌賑機構的發動下,廣大僑胞慷慨解囊、踴躍捐輸,很快在曼谷等地掀起一個募集賑款、捐獻藥品、征集寒衣的愛國熱潮。僑商紛紛以巨款捐出,工人也竭其涓滴之力,小學生則自覺節省零用。由于僑眾各界自動捐獻,又熱心認購抗日公債,從1938年11月到1939年4月, 泰國華僑就捐出二百四十萬銖。據不完全統計,抗戰開始后,蟻光炎“領導暹羅僑胞獻納捐款,總計在六百萬元以上”,如果再加上推銷救國公債和捐獻大批抗日物資,其數目更是可觀。從各個愛國團體來看,“抗聯”的捐集較為突出,每月所征集的救國捐達到20萬銖。在個人捐輸方面,蟻先炎多次將自己的捐款匯寄到廣東、香港。陳子谷在泰國募捐到六萬元,連同個人分得的遺產總共20萬元,全部捐出。陳慈黌家族也捐款85萬元。

        新加坡等地的捐獻活動,也得到廣大潮僑的支持。在新加坡擔任中華總商會會長的潮人僑領陳振賢,以救濟祖國難民的名義,首倡籌建“星洲華僑籌賑大會”,由他帶頭積極捐款,僅1937年到1938年兩年內,共募集救國公債購買飛機及其他款項,不下叻幣十萬元。新加坡潮州八邑會館從1937年開始,先后向潮僑募集到國幣35萬元,叻幣47萬余元。又發動購買自由公債國幣65萬元,八邑會館本身購買公債國幣五千元。在印尼各地的潮僑,有不少人向“華僑義賑會”等愛國團體捐款。在蘇門答臘南部丹榕藝林小鎮的愛群小學校,也成立了一個小規模的籌賑會,發起人就是該校的潮人校長。在這位校長努力下,通過義演義賣捐集賑款。感人至深的是潮人愛國飛行家李霞卿,在1939年到1940年間,多次飛行訪問美洲各地,宣傳抗日募款。在一次飛行表演中不幸失事,為祖國的抗日救國事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特別要指出的是,海外僑胞在八路軍、新四軍堅持抗日英勇奮戰的鼓舞下,在捐助國內抗戰巨款中,時刻沒有忘記對他們的支援。蟻光炎匯款到香港,就交給宋慶齡和廖承志,“再由他們轉交給戰斗在抗日最前線的八路軍和新四軍”。1937年陜北公學籌建時,經費困難,泰國抗日團體“中華民族先鋒隊”積極聯絡愛國僑胞成立“陜公抗大經濟后援會”,向僑眾募款給以支持。越南潮僑呂景南等人,認為新四軍、八路軍在十分艱難的情況下堅持抗擊日軍痛殲頑敵卻往往得不到國民政府的援助,力主新四軍和八路軍也應分享到越南華僑捐獻的財物。抗戰期間,前線戰士急需大量藥品物資補充, 海外僑胞竭力籌辦支援。 1939年“南僑總會”號召東南亞各地僑胞募捐寒衣,當時泰國華僑分配捐獻兩萬件。蟻光炎曾“委托翁向東負責運送兩輛救護車和大批藥品到香港,交給廖承志辦事處”〔13〕。泰國愛國團體“抗聯”早在1937年就在僑胞中,發動募集藥品、棉衣、紗布、布匹等活動,將所募捐到的大批藥品衣物裝成數十袋,派專人運送到香港。

        日寇入侵,大敵當前,海外僑胞認識到“國家興亡、華僑有責”,不少華僑青年在抗戰期間紛紛離開僑居地,踏上國土,奔赴前線。當時在南洋各地出現了許多拋棄優裕生活、離別親人、回國殺敵、以身獻國的可歌可泣的動人事例。在回國的潮僑青年中,有的報考軍事學校、入讀延安抗大、陜北公學;有的組織擔架隊運輸隊參加戰地服務;有的直奔廣東等抗日前線;有的成為八路軍和新四軍的勇敢戰士。還有自愿組織成各種服務團陸續回到祖國,如潮僑回鄉服務團、機工回鄉服務團、歸國殺敵義勇軍等。1940年“越南華僑青年童軍戰地服務團”全體成員74人,都被分派到潮汕及粵北各地參加對敵戰斗。越南第三批回國服務團33人,多是潮籍青年。香港潮州同鄉會也在抗戰開始后,組織服務團回鄉開展工作。在機工回國服務團中,潮人愛國青年黃子松自己組團參加滇緬公路戰時運輸,后來在馬來西亞被日軍逮捕,英勇就義。一部分被驅逐出境的泰國華僑,回到潮汕后參加“汕頭青年抗日救亡同志會”,活躍在家鄉各地,開展各種形式的抗日斗爭。此外,僑胞又組織華僑救護隊和華僑西藥服務隊等醫療救治隊伍,開赴前線救護傷兵,在潮安縣就有一個“暹羅華僑救護隊”。據不完全統計,抗日時期泰國回國獻身于抗戰事業的學生、工人等,總共兩千人以上。不少潮籍青年如楊仰仁、陳廷禹、莊儒邦、張興、張輝、許英、王麗、陳森彬等愛國志士,在抗日時期,壯烈犧牲,獻身祖國。

        海外華僑支援祖國抗日救亡的另一愛國舉動,是竭盡全力賑濟家鄉災荒。抗戰期間,潮汕地區農業生產遭到嚴重破壞,日機又狂轟濫炸,水陸交通阻塞,加上自然災害頻仍,造成各地糧食奇缺,米價高漲,擁現大批饑民,亟待施賑。海外潮人為了拯救梓里鄉親,一次又一次地發起募捐賑濟活動。泰國潮州會館特地成立一家米糧平賣公司,從泰國購買大米分批運到潮汕各地平價出售,此項救濟工作一直堅持到汕頭淪陷,才被迫停止。新加坡潮州八邑會館于1938年將籌募到的款項托交汕頭存心善堂代為施賑飯干260包,計先后共寄出飯干五批共350包。翌年,又募得叻幣十萬余元救濟家鄉各地災民。馬來西亞潮僑專門設立了“馬來亞潮僑救鄉總會”,以林連登、陳振賢為正副主席,將募集到的30余萬元,托交專人攜帶回鄉辦理賑濟。馬六甲、檳城、雪蘭莪等地潮人同鄉組織,也陸續寄出飯干到潮汕各地,1939年6月潮汕淪陷,各地糧荒更加嚴重, 馬來西亞潮僑捐集叻銀五萬二千余元濟助非淪陷區各地災民。1941年馬潮聯會再一次發起籌賑活動,共募集叻銀30萬元,原擬購運大米到家鄉,后因受到當地外匯統制法令的阻撓,這一義舉無法實現,但家鄉人民還是不會忘記海外鄉親的盛情厚意。難能可貴的是,汕頭蓮舟法師在敵占期間,經過千辛萬苦到越南募集大米、飯干、米粉六千五百包,后又在泰國、柬埔寨得捐大批糧食。當時如果沒有越、泰、柬三國潮僑的深切關懷和大力支持,蓮舟法師是無法實現這一義舉的。

        海外潮僑在抗日戰爭中,發揚了愛國愛鄉的光榮傳統,積極支援和參加抗日民族戰爭,為祖國的前途和命運獻出了炎黃子孫的一份力量。從他們在僑居地進行的一系列愛國行動中,可以看出以下幾個特點。第一,克服種種困難,堅持開展各種抗日愛國活動。尤其是泰國的潮僑在鑾披汶政府依附日本軍國主義的統治下,在開展支援祖國抗戰的各項活動中,隨時都有遭到逮捕拘禁的可能,但是愛國華僑并沒有退縮屈服,即使是當蟻光炎在1939年遇害犧牲后,還是繼續前進,報效祖國。他們不能公開發起募款,“就暗中進行募捐,一般僑眾都按月抽取薪金若干,直接交予商會、工會或華僑團體,匯返祖國支援抗戰,其熱忱不下于馬來亞”。赤誠可敬的愛國精神,的確令人感動。第二,社團發動,群策群力,得到華僑各界的支持。成立于1938年的泰國潮州會館,對組織僑胞開展抗日救亡活動,起著重要的作用,在全體潮僑中聲譽極高。由于這個愛國社團的積極聯絡,潮僑各界加強團結,為支援祖國抗戰貢獻力量。潮州會館之外,還有“華僑工人抗日救國會”、“華僑學生抗日救國會”以及“華僑婦女抗日救國會”等愛國團體,也團結了華僑各個階層,使抗日救亡運動建立在深厚的群眾基礎之上。第三,愛國僑領身體力行,起到模范帶頭的作用。抗日時期海外潮僑中涌現了一批熱愛祖國家鄉、有政治眼光、有組織能力、并能事事帶頭、以身作則的愛國僑領,其中有泰國的蟻光炎、陳景川、廖公圃、余子亮、鄭子彬等;新加坡有陳振賢、林連登等。他們在發動組織僑胞中做了大量工作,在捐款捐物中慷慨輸將,在廣大僑胞中具有很大的號召力和影響力。正是由于愛國僑領的努力和帶頭,才能使抗日救亡工作持續開展,而且取得顯著的成績。

        潮僑的抗日愛國表現和貢獻,是廣大華僑拯救祖國危亡、支持祖國抗戰的一個組成部分,應給以充分的肯定。抗戰期間,海外潮僑建立的抗日救亡團體,以及開展抗日愛國宣傳活動,對動員組織潮僑投身抗日救亡運動,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抵制日貨運動在泰國開展的結果,使“日本與泰國的貿易值,從1937年9月的630萬日元降為1938年4月的270萬日元”。“日貨在泰國市場,成為廢品,予敵人經濟上莫大打擊。”潮僑對祖國一切捐款捐物的支援,實際上為抗戰提供了一定財源和物資的補充。愛國華僑陳子谷捐給新四軍的20萬元,約合當時“國民政府拔給新四軍的兩個月的經費”。葉挺軍長在《抗敵報》上表揚他是一個“富貴于我如浮云的愛國赤子”。又在一次會議上說,革命勝利后,我們應該打一個金牌獎給陳子谷。泰國、新加坡等地潮僑購運大米以及籌款在家鄉施賑救災,既穩定了當地糧價,又解決了缺糧問題,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在日寇統治下造成的嚴重饑荒。所有這些愛國業績,將永遠銘記在海內外潮人的心中。

        愛國潮僑在抗日戰爭期間,既支援祖國,又在僑居地堅持反擊日寇,發揚了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精神。在祖國的抗戰史、華僑愛國斗爭史,以及東南亞的反侵略斗爭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潮僑的抗日宣傳發動工作,不僅動員僑胞加入抗日救亡行列,而且也有助于當地各族人民認清日本帝國主義的兇惡面目,興起抗日保國運動。抵制日貨如火如茶開展,一面配合了國內的抗日戰爭,一面又起著支持東南亞各國反對日本經濟侵略的作用。當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東南亞各地淪失期間,潮僑在泰國等居留地與當地人民并肩作戰,開展抗日武裝斗爭和地下抗日活動,為保衛南洋各國,為反抗日本的侵占,作出重大的犧牲,用自己的鮮血在東南亞反法西斯斗爭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海外潮僑支援祖國抗戰的功績,將永遠載入史冊,并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教材,教育后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歡迎加入微信交流
 
華僑華人歷史文獻檔案館 版權所有
地址:廣州市中山四路199號東鳴軒三樓D62
CHN :(86)13660428055  Email :297780561@qq.com
您是第 5383856 位訪客  最高日 6778 位訪客  粵ICP備08107876號
爱搞搞就